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晓薛】一梦

·给自家洋洋的戏

·虐、特别虐,别看了

·真诚的眼神




我曾梦过万丈山崖之巅,冰层闪烁着绚烂光芒。

也曾梦过熙熙攘攘的闹市,有小孩子执着糖葫芦,与伙伴嬉戏。

也曾梦过……他。

何时梦到,已经不记得了,大概是在昏睡的最后那几天吧。

依稀记得刚入梦时,我是在一条街道。

一个小孩子远远的从街道另一头走过来,他的眼睛是极好看的琥珀色。

他站在我面前,仰头看着我。

蹲下身,从衣襟里摸出一颗糖递给他,他没有说话,看向我的眼神带着些不解。

“帮我把这把剑带给一个大哥哥,好吗?”

我将背后双剑的其中一把——降灾,抽出来递给他,他看了看手中的糖,左手将剑接了过来。

小指尖有着极重的伤。

他抱着只比他矮了那么一点的长剑,转身离开了,渐渐地与周围的景色融为了一体,我再也分辨不出来他在哪。

梦醒也不知他把剑送到没有。

恍恍惚惚沉浮了不知多久,我又梦到了他。

他好像长大了不少,十六七岁的少年样子,眼神有点冷,看向人的目光总带着点不友善。

这一次是他注意到了我,向我走了过来,敛了眼里的冰冷,是笑着的样子。

双剑已只有一把负在身后,我只能又摸出了一颗糖给他。

他将糖含入口中,苹果糖略微有些酸,他皱了皱鼻子,还是冲我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他该从未见过我。

最后一次见他,我手中的剑不再是霜华,而是拂雪。

无端的悲伤和愤怒将我控制,手中剑招凌厉,招招致命。

待我将剑刺入他胸膛,走近那黑棺查看时,我突然听到了他的声音,是他在遍体鳞伤时也未曾发出过的凄惨声音。

他嚎啕大哭,却突然又疯癫大笑,笑声和着他脸上的泪水,当真是有些可怕。

他趴在那黑棺边上,下巴枕着手臂,痴痴的看着那黑棺里,泪水吧嗒吧嗒往下掉,却又呵呵笑了两声。

他说:“晓星尘,要醒过来啊。”

再无声息。

待我从那黑棺里坐起时,复明的眼睛尚且不能承受刺目的光亮,我抬手挡着光,好一会儿才勉强能看清面前的事物。

他果真趴在黑棺边,没了气息,眼眶下两道干涸的黑色血泪。

我抬手去碰他,入手皮肤碎裂,血肉干枯。

是魂飞魄散了。

我手抖的厉害,好不容易才将他抱进黑棺中,将蜷缩的身子抚平整,合上棺盖,逃也似的离开。

待寻了铜镜来看自己的样貌,与之前一般无二,只是略瘦了些,眼睛是明亮的琥珀色。

再遇宋岚,他惊讶于我竟和之前无差,便问我是谁予了我眼睛。

摇头笑答:“不知。”

他又问那恶人薛洋怎么样了,我也不知,只含含糊糊回答怕是被正道肃清了罢。

肃清的好。

往后那血泪便成了我的一道心魔,只要闭上眼睛,眼前都是那血泪干涸的痕迹,清晰非常。

只是无人知晓,我便也同往常一样,斩妖除魔,灭尽天下黑暗。

只是再去到那个地方,是二十年后了。

揭开棺盖再看一眼,皮肤血肉早已腐烂成灰,徒留一具枯黄白骨,就连放在身边的降灾,剑身上也早爬满了铜锈。

不过区区二十年,竟已变成如此模样。

我终是寻人将他葬了。

October
22
2018
 
评论(3)
热度(73)
© 霜雪霁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