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理性讨论大天狗和茨木谁更会理毛

众所周知,茨木童子有一蓬带自然卷的白色长发,而大天狗有一双黑色羽翼,这俩人每天早上起来必做的一件事就是打理自己的毛。


不管是羽毛还是白毛。


而茨木因为失去了右手,每天必做的理毛对于他来说是一件特别麻烦的事,酒吞以前本着好兄弟的关系,也是因为茨木的头发手感不错,每天早上都把茨木拉去撸毛。


美其名曰增进兄弟感情。


不过这种增进兄弟感情的事情酒吞玩了几天就腻了,茨木也觉得自己的头发梳理好居然还没有乱蓬蓬的时候帅,于是兄弟俩心有灵犀的没再提这件事。


茨木也就继续顶着一蓬白色乱毛。


所以当寮里有名的一丝不苟翅膀油光水滑羽毛从不打结粘连的大天狗斜睨了他一眼,问他头发怎么这么乱的时候,茨木理直气壮的回答,不好梳。


你看,标题的答案在这里就出现了。


接下来我们要另起一个标题:《震惊!堂堂大江山二把手竟每天都头发凌乱!》


……开玩笑,这不是夜间剧场,茨木也没有衣衫不整。


大天狗看不惯,耐着性子给茨木梳了一遍头发,同时在心里暗骂这白毛头发真tm长。


还到处打结。


让人忍不住想把它从上到下狠狠的洗一遍。


大天狗自然是不会让人使用他的沐浴用品的,于是他纠结了一下,拿出了晴明从现世带来的东西:护发素。


茨木满足的仰躺着等大天狗给他洗头发,大天狗的手指纤细,指腹也柔软,揉在头皮上的感觉……嗯……很舒服。


大天狗给他洗完头发,看着茨木还是一片蓬蓬的长发,沉默了一会:“你干脆把长发剪了吧。”


“对啊!”茨木一拍脑壳,“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


给他洗了一个小时头发的大天狗想用一个羽刃暴风把他从这里扇出去。


大天狗拔下一片羽毛灌注妖力,羽毛霎时变得锋利无比:“我来帮你剪头发吧。”


茨木眼泪汪汪的看着他:“谢谢你,大天狗,你真是个好人。”


莫名其妙被发了好人卡的大天狗:……去tm我是你媳妇,我不帮你剪谁帮你剪。


白色卷毛簌簌的掉落在地,大天狗皱着眉看着自己的成果,把羽毛收起来:“好了,自己看看吧。”


茨木扭头看着那一地的白发颇为痛惜:“可惜了陪伴我多年的长发啊……”说着把一地的碎发用妖力化开,收回自己身体里来。


大天狗无语,但想了想也觉得挺正常的,自己掉落的羽毛不是也可以化为妖力嘛。


那边茨木对着镜子呲牙咧嘴:“大天狗你技术不行啊,我觉得我没有以前帅了。”


身为男人,不,男妖,也是很忌讳别人说自己技术不行的,大天狗翻了个白眼:“行啊,觉得我技术不好就去找你挚友啊,他技术应该不错。”


“那当然,我挚友做什么都很厉害。”


大天狗忍无可忍,一个羽刃暴风把茨木扇了出去。


茨木恍觉自己失言,不过大天狗估计正在气头上,这时候自己说什么都不会有用的。


他像往常一样嚎了几句媳妇儿之后,见大天狗还不开门,就知道自己今天要睡屋外了,叹了口气,妖力略微运转一下,白色短发又变成了白色长发,只是这一次要整齐的多,既没有打结也没有乱蓬蓬。


要怎么哄媳妇开心呢,茨木愁眉苦脸的思考起来。


半个时辰后大天狗打开门的时候,迎接他的是茨木灿烂的跟傻子一样的笑容,和手里的一团小白球球。


大天狗把那一团球拎起来看了看,小白球大概是用茨木剪下来的头发做的,头上有两个和茨木一样的红色小角,头上有一撮有点长,索性扎了个马尾。


小白球拿无辜的黑豆眼瞅了瞅他,小声的叽一声。


大天狗被萌化了。


当然最后的结果是茨木如愿和大天狗同床共枕了,身边还多了一个虽然是茨木做出来但后来性格越来越像大天狗的白团子。


姑且叫它茨球球吧。

October
02
2018
 
评论(4)
热度(49)
© 霜雪霁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