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周江】追影

·说国庆发就国庆发【霸气侧漏】

绝不拖稿

·👀因为隐去了很多重要线索所以有看不懂的可以在评论里说出来我会一一解答的



【本篇地名纯属虚构】


“师傅,去临江大桥。”


江波涛自顾自的说完这句话,就戴上了耳机,任凭节奏感极强的音乐洗刷着自己一团糟的大脑。


司机似乎也没有太多惊讶,虽然临江大桥是s市有名的自杀地,但可能他也没有将这个看起来还颇有青春活力的年轻人往那个方向上去想。


“谢了师傅。”


江波涛付了车费,便钻到桥边的人行道上,趴在栏杆上看底下奔腾的流水,想着自己一会儿就要葬身于其中,有些失落,也有些难以相信。


江波涛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是黄昏,呆了许久,天色已经昏暗下来,可能是他的气质过于平凡,来来往往的人竟也没有注意到他。


“既然这样,那就……”


江波涛以矫健的身手翻过大桥旁的栏杆,身体直往水面上坠去。


那一瞬间他的脑海里闪过很多很多往昔的画面,最终坠入水里,他没有挣扎,背着的背包却像是装了什么重物,拉着他直往水底而去。


冰冷的水灌进他的肺里。


好疼啊,有点后悔了。


江波涛这样想着。


他快要昏迷过去了。






“请拨号。”


“请拨号。”


“请拨号。”


江波涛揉了揉眼睛,江水灌进肺里的疼痛感还有些许残留,可现在他身上却没有一滴水。


他想站起来,刚抬头却磕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那个声音再一次重复:“请拨号。”


江波涛身处的空间十分狭小,他费劲的侧过头,才发现那个硬邦邦的东西是他从未见过的一部电话机,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请拨号。”


江波涛拿起话筒,手指在拨号的转盘上游移了一下,随手转了几圈,拨了四个数字。


1124


在他按下4之后电话就自动拨出了,电话另一边的人接的很快。


“喂……你好。”


江波涛看到了一个五分钟的倒计时,是这个电话只有五分钟吗?他不想说话,就这样等着这五分钟过去,看看会发生什么好了。


那边的人似乎也不善言辞,等到时间过了一分钟之后才慢吞吞的再次开口:“请问,有人在吗?”


江波涛静默了一会,还是选择接过话头:“我在。”


那边的人慢吞吞的拉了一个长音:“嗯——能打通这个电话,说明你已经死了,而且”


“我知道。”


“是自杀死的。”


那边似乎因为台本还没念完就被打断有些意外,“呃……”了许久才开始念下一句。


“请问,你是否确认自杀死亡?”


“既然已经死了,难道还能有反悔的机会吗?”


“请问,你是否确认自杀死亡?”


“………我为什么要回去。”


“请问,你是否确认自杀死亡?”


“我后悔了。”


江波涛自暴自弃的吐出这句话,蜷缩在小小的电话亭里,想着如果承认自己后悔会怎样,被困在这里吗?”


那边似乎松了一口气:“谢谢你……你是我第一个拯救成功的人。”


“你们管这叫拯救?”江波涛讽刺的勾了勾唇角,“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也不知道……可能你会被送回去。”


“这样……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


倒计时跳到00:00


通话结束。


江波涛发现自己正打开出租车的车门,司机扭头问他要去哪。


“去……交通大学。”


“诶,小伙子交大的啊?”


“嗯。”


时间回到了一如往常的轨道上。


江波涛回到寝室,马上摸出笔记本搜索关于自杀事件的传说,找到的却都是些关于迫害的恐怖故事,这个奇怪的电话亭倒是一点都没有提到。


那个人说,自己是他第一个拯救成功的人。


这么说,之前的那些人,要么是没有碰上这个,要么是拯救失败了?


江波涛随手编辑了一个帖子发上去,大概描述了一下这个电话亭的事情,用的是一个不常用的小号。


江波涛抱起书桌上的一沓书,想着今天晚上就在图书馆度过好了。


人对违反常理的东西总是有足够的好奇心,这是江波涛在图书馆发呆了一晚上的时候发现的。


他又开始搜索临江大桥上的自杀事件,跳出来的网页很多,不管是上班族学生农民工还是患了绝症不想拖累子女的老人,这座桥上都有记录过他们死亡最后的痕迹,甚至还有些莫名其妙的失踪事件,最后竟也归结到大桥上来。


江波涛蹙着眉头翻阅着一篇微博,这篇微博曾经引发过不小的轰动,算是一个灵异事件,看时间是在博主自杀五分钟后发出的。


原博已经被删掉了,这是自杀者家人截下来的图片。


看起来有电话亭的痕迹。


江波涛摸出手机看了一眼自己发在论坛上的帖子,果然已经被删除了,却没有管理员删帖通知。


是非自然的力量么?


江波涛收起手机,想要假装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就这样糊弄过去吧。


之后的生活一如往常,每天上课,准备课题和考研,日子忙碌的让人无暇顾及其他。


江波涛这一次顺利的通过了研究生考试,仿佛一年前精神高度紧张近乎疯狂的经历从来不存在。


“师傅,去临江大桥。”


“小伙子,去临江大桥做什么?”


江波涛扬起一个温暖无害的笑容:“去见一个友人。”


江波涛再次在桥栏杆边待到了黄昏。


“如果没有见到的话我学的游泳和潜水千万要有用啊……”江波涛把潜水证握在手心里,双手合十祈祷了一下,再次翻过栏杆跳下去。


他再次来到了那个电话亭。


“1、1、2、4”


江波涛依次按下这几个数字,拿着听筒等待另一头的人接听。


这一次电话响了很久,才被人接起。


江波涛开门见山的发言:“周泽楷,你好。”


那边沉默了一会:“……你好,你是在叫我吗?你为什么又要来到这里。”


是和上次一样的声音。


江波涛深呼吸:“我为什么又来到这里不重要,既然你能接起电话,那你也能送我回去对吧。”


那边回答的是惊人的沉默,江波涛有点惴惴不安,许久才听到那熟悉的声音。


“按规定……我是不能两次接起同一个电话的,但……你说的没错,我接起电话,就会根据你的意愿决定能不能送你回去。”


江波涛搜索着自己脑海里为数不多关于周泽楷的记忆:“我知道了,你是三年前自杀的人,对吧。”


“我的记忆始于三年前。”


“那就没错了……上一次很感谢你送我回去,能和我说说这个电话亭是怎么回事吗?”


“嗯……电话亭是随机出现,为了拯救那些自杀却后悔的人,也是因为他们在世上活着还有意义,有时候……也会选择一些非正常死亡的人。”


“那,你是什么,又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你知道吗?”


“……不知道。”


“我上一次回去之后,找到了一些资料,你想听一下吗?”


“好。”


“你叫做周泽楷,三年前在临江大桥上自杀身亡,尸体始终没有找到,自杀动机不明。你也是交通大学的学生,算是……我的学长吧,我找到过你的录音比对,周泽楷就是你,你就是周泽楷。”


说完还像是怕周泽楷不相信一样补上一句:“我辨认声音从来没有出错过。”


时间还剩下三十秒,电话亭里只听得见江波涛的呼吸声,不知道为什么,周泽楷一直没有答复。


通话时间再次归零,通话结束。


江波涛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他还是站在临江大桥上,身边的行人来去匆匆,时间正是下午三点的样子。


一个帅气的男生背着书包正靠在不远处的栏杆上,眼眸低垂看起来有些失落,有人注意到了,但也没有过多的关注。


江波涛从自己背着的书包里抽出一本大一的课本,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那个男生,凑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男生骤然被吓到,有些局促不安的转过身来与江波涛对视。


江波涛露出一个温和无害的笑容:“你好,是周泽楷学长吗?”


周泽楷有些慌乱的点点头,他的手机在这时候响了,他看了看江波涛,江波涛示意他先看手机信息。


是一条招聘信息,本来应该只是移动基站发的广告,还设了一个特别奇怪的接线员的职位,可周泽楷突然就想去试一试。


“呐,学长留个联系方式吧。”


一张写着江波涛电话的纸条被递到了他面前。


他呆了呆,打开通讯录把号码存下来,抬起头对着江波涛笑了笑:“嗯。”

October
01
2018
 
评论(6)
热度(53)
© 霜雪霁寒 | Powered by LOFTER